近年来,随着中国与阿根廷经济往来日益频繁,中国公民赴阿根廷旅游、经商、生活的人员不断增加,侵害在阿华侨华人利益的犯罪行为时有发生。特别是2011年以来,一些华人黑社会团体以收取“保护费”为名,对在阿数千家华人超市业主公然进行敲诈勒索,并形成了“貔貅”、“佳源”、“旺客”、“鑫”、“永隆”、“融江”等不同代号的犯罪团伙。这些团伙对不交“保护费”的超市业主实施恐吓威胁、甚至枪杀,气焰十分嚣张。《重庆青年报》9月21日刊文,试图还原拉美华人黑帮内幕。报道中称,为了对抗当地的暴力抢劫事件,华人同乡甚至自组了特警队。

另据阿根廷媒体报道,在阿根廷全国有超过10万华人,而华人超市的数量已经达到甚至超过10000家。随着消费的提升,华人超市的市场份额也在逐年增加。但负面问题随着而来,由于华人间竞争日趋激烈,原本的同乡会、商会逐渐演变成带有涉黑性质的民间组织。

针对侵害中国公民有组织犯罪在阿比较突出的情况,中国公安部先后在2011年和2013年派遣工作组赴阿深入调查取证。工作组在我驻阿使馆的大力支持下,与阿警方开展有效合作,共同打击侵害华侨华人犯罪,协助阿警方成功侦破了一批侵害华人超市业主的犯罪案件,抓捕了收取“保护费”的犯罪嫌疑人。按照公安部部署,福建省公安机关抓获了一批潜回国内的犯罪嫌疑人,破获了敲诈勒索华人超市业主,以及枪杀、绑架、组织偷渡等案件数十起。

阿根廷华人组特警队对抗当地华人黑帮。

阿根廷华人组特警队对抗当地华人黑帮。

以下为《重庆青年报》原文:

在如今的阿根廷地区,老乡见老乡,背后给两枪是常事,为了“不挨枪子儿”,阿根廷一华人超市于2014年9月4日组织了一支“特警队”来应对与日俱增的暴力抢劫。由此惊现了一个事实——华人黑帮‘黑’华人。重庆青年报记者多方采访还原拉美华人黑帮内幕。

华人自组特警队反黑

“特警队是同乡组织起来的,主要是为了对抗当地的暴力抢劫事件。”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一华人超市老板霍华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该‘特警队’规模不大,有100人左右。我们还向当地警察局备了案,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未收到回复,警察局方面只说需要等上级批示。”

毕竟是与当地的黑帮“作对”,要想那么快得到当地警方的首肯并非易事。

霍华表示,“大概从2000年(或许更早)起就有叫‘福清帮’的黑帮组织来收保护费,他们要求当地华人店面首先上缴3000美元的‘入会费’,然后每个月还需缴纳500阿币(约350元左右的人民币)的保护费,否则就会收到恐吓信、电话威胁,甚至雇凶杀人的报复。后果就是店铺被烧、有人死伤”。

阿根廷布朗市曾于2010年11月16日发生过一起华人命案,一名阿根廷华商在自家店铺里身中三枪死亡。而就在一个多月前,这名在马尔维纳斯区佩德罗埃查奎和普列托街交界处开店的华商刚揭发了华人黑帮敲诈的事。行凶者没有抢劫任何东西,而是直接开枪射杀了这名华商。

霍华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有些甚至连小孩一起杀,惨遭灭门。”

“不过交了保护费的华人店面自然获得了保护伞,除了不会被骚扰外,还能保证在两条街之内不会有竞争者。”霍华补充说。

一条命只值1万美元

由“福清帮”开始,从2000年起在阿根廷各大省市逐渐出现了“鑫”、“融江”、“旺盛”、“旺客”、“永辉”、“月亮”、“貔貅”、“飞龙”等17个帮会,主要来自福建福清的海口镇、江阴镇和江镜镇。

其中“貔貅”被阿根廷电视台称为“势力最大的黑帮”,据阿根廷C5N电视台报道,“貔貅”每年在阿根廷收取的保护费达到500万美元。不同的帮派会在自己收过保护费的店面招牌上贴上自己帮会的名字,一来可以进行势力划分,二来可以防止被其他帮派骚扰。

然而,在整个阿根廷的华商中,福建商人则占了90%。福建人为什么要“黑”自己人?

阿根廷长乐同乡会理事李文华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亲兄弟也有不合的,何况是外人。到阿根廷做生意的福建人以福田和福清的居多,这两个地区的人对彼此的印象和态度都不太好。”

“此外,竞争和利益导致矛盾加剧,就好比同一条街出现两家超市,自身利益是肯定会受到影响的。因此买凶杀人成为另一个威胁当地华商的巨大问题。”李文华说。“此外,大多数在外经商的华人都怕惹事,深谙此道的华人黑帮抓住华商这一弱点,很多华商只能心甘情愿的‘买单’了。”

于2013年被捕入狱的一黑帮人员曾说:“孤身在外,找工作比较困难,我们很多人都好吃懒做,加入黑帮收取保护费既轻松又简单。而且,在外国买枪比在国内容易,有枪就更能提高我们的成功率。

“而且当地外来人口多,来的人也比较穷,大多数人为了钱什么都肯做,1万至3万美元就可以买凶杀人。谁都知道,命比钱重要,所以很多华人也就自觉交钱了。”

当地警察不懂中文难取证

对于阿根廷日益严重的华人黑帮“黑”华人一事,李文华表示:“阿根廷不比中国,枪支可以轻易买到,大概价格在4000~7000比索(约合2500至5500元人民币),这助长了华人黑帮抢劫的嚣张气焰。”

对于频发的华人黑帮抢劫华人案件,中国社会学家邱泽奇教授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对于人,只要有利可图的他都会去做,我认为在外国,华人不敢去跟当地人作对,毕竟不是自己的国家。而且当地大多数华人经商图的只是安定和收益。暴力生财对于黑帮来说是一条轻松的生财之道,因此日益猖獗。”

如此严重的社会案件,当地警察为什么不管呢?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11区一名警员说:“我们也会接到类似报案,但华人黑帮留下的恐吓字条或恐吓电话都是中文的,我们看不懂也听不懂,所以很难取证,也无法进行排查。所以这类案件能调查出来的比例不到5%,当地黑帮更是有恃无恐。”

“但我们一直在努力调查,尽量保证华人的安全。同时我们还向中国警方请求支援,希望更有效地破获案件。不过,警察局中也不排除收取黑帮好处费的警员。但请当地华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加大力度来办理和彻查此事,以给予暴力抢劫者最严厉的惩罚。”

对于华商在阿根廷的这一生存现状,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馆一名官员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我们已经收到了多名当地华人的求助,我们很关注此类事件,也为受害者感到万分痛心,我们会给予最大的帮助和支持。

“与此同时,我们还向中国警方上报了此事,相信中国警方会尽快派人来解决此事。我们会尽全力保护当地华人的生命以及财产的安全。”

以暴制暴不提倡

黑帮,这一存在于社会背后的群体,如今已日益猖獗,对于这一社会顽疾,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家研究所所长周孝正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黑道起源于人性恐惧的弱点,一旦你软弱了、示弱了,他们就会乘虚而入。”

他说:“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利用法律手段是关键,‘依宪治国,依法治国’非常重要,毕竟宪法是国家的根本。”

“此外,我们还要加大对人们医疗、教育、就业、住房、养老等社会福利的保障,提高人们生活水平是遏制黑帮继续扩大的前提。一旦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犯罪率就会降低,以群、帮为主要形式的犯罪团体就会大大减少。”

“当然道德修养也是必要的功课,思想觉悟高才不容易走上犯罪道路。此外,加入黑帮的大多是思想不成熟、价值观不健全的青少年,所以和谐、温馨的家庭可以大大减少青少年的暴力思想。再有良好的教育,塑造完善的人格则是长期要走的路。”

周孝正表示,对于已经加入黑帮的‘帮派分子’,以暴制暴也是一种手段,不过可能效果不会特别理想。

“‘以暴制暴’的典型是‘杀人偿命’,这虽然鲜有人质疑,但严格上说是不符合逻辑的。而且,第一个‘暴’已经错了,又用了第二个‘暴’去制止它,会让‘以暴制暴’成为恶性循环的开始,因此不提倡。”他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网购彩票